哈尔滨体育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> 亚冠

中华儒商总会人去楼空涉嫌诈捐被调查营养

发布时间:2021年01月10日    点击:[0]人次

中华儒商总会的办公地大楼已经上锁,其他租户开始装修 本报 裴京 摄

中华儒商总会涉嫌诈捐

今年 月 0日起,本报先后报道了 号称捐了5600万实际到账 0万 中华儒商总会被疑诈捐 、 五大疑团追问中华儒商总会 等,引起了社会各界对中华儒商总会的纷纷质疑。日前,北京市工商部门对本报表示,中华儒商总会办公地已经是人去楼空。北京市工商部门还表示对于中华儒商总会涉嫌违规一事,他们将继续追查。

北京工商调查 卢路爽约

在本报报道之后,社会各界对中华儒商总会的种种行为开始了广泛质疑。国家工商总局给本报回函,表示已经将反映的信息转至北京市工商局。4月2 日,来到北京市工商局, 12 15 一位负责人接待了,在了解相关情况后表示,局里将对此进行查处。5月2日,致电具体负责查处工作的北京市工商局东城分局天坛工商所,一位贾姓工作人员告诉,4月27日,他们来到中华儒商总会位于北京市珠市口大街珍贝大厦的办公地址,发现大门已经上锁,人去楼空。大厦物业办表示,因为房租问题将中华儒商总会办公室大门封锁。天坛工商所对现场进行拍照取证后,通过物业办联系到卢路,要求其说明情况,但卢路称自己不在北京。4月28日下午,卢路的弟弟卢阳来到天坛工商所,但声称自己并不了解有关情况,卢路正在赶回北京,将于5月2日早上到工商所说明情况。

我们等了一早上,都没见到人。 贾姓工作人员表示,对于中华儒商总会涉嫌无证经营一事,他们将追查到底。近日再次联系,该工作人员称,仍未见到卢路来说明情况,相关情况仍在调查中。

中华儒商总会 原办公地已租给别人

在中华儒商到便利店里能做些什么呢?可以买生活用品总会的办公地点,发现中华儒商总会的招牌仍然挂着,只是里面已经全部搬空。屋内中国关公文化发展基金的牌匾也被放倒在地,一些物品也留在会馆内,让人感觉中华儒商总会在搬家时非常的匆忙。

向周边人士询问中华儒商总会时,得到的回答是, 当时走得特别快,也就一两天的工夫就搬走了。 在会馆的玻璃门上,看到招租的,拨打该号码询问时,对方表示,房子已经租出去了,这里跟中华儒商总会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。在现场也看到,有施工人员在屋内进行装修。

■公安部门

中华儒商总会报案只是诈称

4月14日,中华儒商总会在其站上发布公告称,因 华商报对总会秘书长及其他相关领导恶意诽谤 ,秘书长卢路 已经向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报案 。不过,经本报证实,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并未接到报案。

4月FTTH场景下最合适的是GPON20日,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接待人员表示,如果是以诽谤罪报案,属于刑侦案件。该局刑侦支队一位负责人表示,局里并没有接到相关报案,即使对方报案,按照有关规定, 也应该去案发地,也就是西安市的公安机关报案 。同时,该负责人介绍, 即使报案人认为构成诽谤,应该去法院起诉,而不是到公安机关报案。

■民政部

堵塞漏洞 离岸社团将纳入监管

从现在的情况看,这些机构都是境外注册境内赚钱,钻了法律的空子。 对于中华儒商总会等离岸社团的行为,一位民政部相关人士评价, 现行的我国社团管理的相关规定,还没能将境外注册的这些离岸社团纳入监管。 不过,民政部门已经做出表态,将堵塞制度漏洞,将其纳入依法监管之中。

5月7日,国务院办公室就公益慈善事业创新与发展等情况举行发布会,民政部部长李立国表示,对境外组织到中国内地来活动要纳入到依法监管之中。

5月11日,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副司长徐建中透露,《慈善捐助信息公开管理办法》已经完成第一稿的起草,目前正在征求意见和建议,有望于今年年内出台。也就是说,慈善捐助信息年内可能强制公开。此办法无疑将使得类似中华儒商总会扯着慈善 虎皮 , 吹牛皮只要不吹破就行 的表演,彻底没戏。

针对近年来慈善事业中出现的种种问题,多位专家学者表示

慈善的 菩萨心肠 需配法律的 霹雳手段

从 郭美美 事件到 卢美美 的 中非希望工程 ,再到本报近期报道的中华儒商总会涉嫌诈捐等,近年来一再曝光的慈善收益率不低捐赠丑闻,使得中国慈善事业发展中存在的公开性、透明度不够的问题日益凸显,也引发各界对慈善组织公信力危机的极大关注。一些专家学者呼吁,慈善的 菩萨心肠 还需要法律的 霹雳手段 !

离岸社团不应游离在监管之外

对于那些在境外注册、在境内活动的社团组织,有一个术语叫 离岸社团 。 北京大学非营利组织研究中心主任金锦平介绍说, 一方面是国内注册困难到境外另辟蹊径,另一方面也会发现在境外注册完后,在境内从事慈善活动的不少组织在做一些营利甚至是欺诈、敛财的事情。

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创新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邓国胜认为,之所以存在这样的问题,最主要的还是法律法规的不完善。

由于当前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,民政部门即使发现问题,在实践中往往处于无法可依的状况,没有办法进行管理。 他建议,相关部门应尽快修订《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》,尽快出台慈善事业促进法,颁布慈善组织信息披露办法。

不能容忍一分钱的慈善造假

慈善是人们心中的一片净土,即便社会的其他部门会造假,慈善必须是透明的,一分钱的造假也是不能容忍的。 民政部特聘专家、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杨团认为。

慈善与商业是两码事。 杨团分析认为,商业是从资本中产生财富,虽然商业财富的积累可以让慈善资金的规模越来越大,但同时慈善还有人文性的一面。 这就有一个慈善与商业的界限问题。 杨团认为,判定一个行为是否是慈善,可以通过其经营的目的,经营的方式手段,以及利润分配的方式来认定。例如如果是一家养老院,首先可以看其经营的目的是为了养老,还是为了赚取私利,等时间把他们淘汰掉。其次要看其经营的手段和方式本身是不是存在问题,即商业手段的经营不能违背慈善的目标,再次要看其利润分配是否主要用在养老事业的进一步发展等方面。

追问善款是非常必要和正常的

慈善需要透明与公信。 杨团认为,透明是慈善组织的品格,要把慈善组织放入玻璃口袋里,让所有的人都能看到所有的举动,慈善组织和慈善事业要不停地对外交代,社会要不停地追问。

善款引起追问是非常必要和正常的,这正是中国公民社会在成长的标志。 杨团认为,我国的慈善事业要发展,第一步必须要做的,就是慈善组织和每一个慈善项目公开信息,披露数据。随着今后公众认识的提高,一定还会对慈善业提出更高的要求,就是要求公开慈善的效率和效益问题。这些问题,就是我国慈善业要走的第二步,也是《中国慈善事业发展指导纲要(2011-2015年)》中提到的,公益慈善组织引入第三方评估。因为第一步公开的慈善组织的募捐款项、财报等,都是数据性的信息。

官办慈善机构要去掉 红帽子

对于当前慈善存在的诸多问题,邓国胜认为,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国的慈善体制不顺,很多官办慈善机构不是依靠公开透明度,不是依靠扶贫济困的效率来获得公众的捐赠,而是习惯通过依靠行政手段募捐,甚至索捐、逼捐。因此,只要其中的问题被曝光,很容易被放大。

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中国处于慈善事业快速发展时期,人们在传统慈善和现代慈善的转型过程中,由于缺乏共识,例如,对慈善组织的工作人员该不该领工资,是否需要行政成本,是否应该直接捐赠等缺乏共识,也容易出现争议。

那么,该如何重塑民众对慈善的信任?邓国胜认为,最主要的还是官办慈善机构加快去行政化的步伐,去掉官办的身份。

本组稿件由本报特派北京 刘雪涛 韩博强 裴京采写

海口治疗阴道炎多少钱
福州治疗包皮过长费用多少钱
重庆哪家医院白癜风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