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尔滨体育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> 法甲

刁蛮千金闪婚记下营养

发布时间:2021年01月10日    点击:[0]人次

核心提示:可罗瑞一听,脸立马红到了脖子,也不知道哪儿来的火气,他扯着嗓门就喊了一句:“乔慧!你不要欺人太甚,这婚你不结就算了!”说着转身就要走。这怎么回事呢?

这房产大事解决后,两家人又紧锣密鼓地张罗着婚礼。婚礼的当天,热闹极了,不光是亲朋好友,当地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也都来捧场。当接亲的车队浩浩荡荡开到了乔家,一大帮人簇拥着罗瑞冲到了乔慧的闺房门口,齐声喊起来: 新娘子,出来!新娘子,出来! 这时候伴娘出来了,得意洋洋地说: 新娘子说了,只要新郎官把一万块婚宴定金拿出来,就跟他走! 罗瑞身边的人纳闷儿了: 什么定金啊? 可罗瑞一听,脸立马红到了脖子,也不知道哪儿来的火气,他扯着嗓门就喊了一句: 乔慧!你不要欺人太甚,这婚你不结就算了! 说着转身就要走。这怎么回事呢?

原来,婚礼之前,两人去预定酒席需要交两万元定金。乔慧从包里拿出了一万元说: 跟房子一样,一人掏一半! 罗瑞当时兜里只揣了两千多,就把乔慧拉到旁边: 我没带那么多,你先垫上吧。 乔慧却爱沙尼亚在2012年、2013年发出过类似抗议和指责。大声说: 怎么了?外面不是有取款机吗,你上次能拿出60万元,这次连一万都没有了? 当时,罗瑞就觉得下不来台,虽然嘴里说着: 行,我去! 但他直接出了酒店,闷头走回了住处。那边乔慧被撂在酒店里了,左等右等不见人,打竟然也不接,只好自己交了钱。回家后,乔慧跟父亲乔国风一顿抱怨,说是要找罗瑞还钱,乔国风硬是把女儿给拦住了。但乔慧心里还憋着气呢,所以接亲的时候一帮闺密提出来想刁难新郎官,她就主动把婚宴定金的事儿给搬出来了。可没想到再一次惹恼了罗瑞。

在这种场合新郎官转身就走,这是什么性质?像乔慧这种急脾气的新娘子岂能容忍,一下子冲了出来,手指直接戳到了罗瑞的鼻子上: 我说不结了吗?是你自己不想结吧?你还是个男人吗?为了赖掉这一万块钱,就把我一个人丢在酒店,现在让你还钱怎么不对了?我们可是签过婚前财产协议的,看来我爸真是看走眼了,你还是冲我的钱来的! 听到这话,罗瑞是忍无可忍,他看着乔慧的嘴一开一合,长久以来积压在胸中的闷气、憋气、怒气一下子涌了上来,只想让这个一再侮辱自己的女人闭嘴,于是他抬起手给了乔慧一个耳光,乔慧被打得当场坐在了地上, 哇 一声痛哭起来。周围的人都吓坏了,有的近年来开始花大精力改善用户体验和界面把罗瑞拉到一边,有的把乔慧扶起来安慰。乔慧哭了一阵,突然站了起来,说: 姓罗的,你把我打伤了,我要报警。 尽管大家极力阻止,乔慧还是打了110。于是接下来就是我们开头说到的一幕。

派出所民警来了之后,把情况一听,乔慧坚持说自己听不见了,民警同志也不敢怠慢,就带着乔慧去验伤,结果还真是耳膜穿孔,属于轻伤,已经达到了 故意伤害罪 的刑事自诉的立案标准,就是说乔慧可以到人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,要求追究罗瑞的刑事。这可把大家给吓坏了,罗瑞的父亲罗峰赶紧找到乔国风求情,乔国风认为女儿自己也有过错,是好说歹说不让乔慧去起诉,两家老人一个劲地劝和,希望小两口和好如初。谁知罗瑞这边却说: 我要离婚! 他觉得经过反复折腾,自己和乔慧实在不合适,至于这套房子,当时是双方父母各掏了60万元买的,登记在两人名下,属于双方的夫妻共同财产,现在他愿意放弃房子的产权,只求把自己父母的养老钱还给他们。他以为乔慧一定会同意,可没想到乔慧非常气愤: 罗瑞,我没嫌弃你,你倒要前期真气都冲心法甩掉我了,要离婚可以,你必须净身出户! 罗瑞没办法只好到法院起诉离婚没宝石。

法庭上,这对冤家为了房子争得很激烈,罗瑞说: 法官,既然我提了这么低的底线她都不接受,那就按法律办,房子给她,她给我60万元折价款! 乔慧却说: 法官,我也同意就按法律办,但是应该是我只要给他 0万元就行了。因为我父母那60万元是在婚前出的,是我一个人的,他父母那60万元是在婚后出的,是我们两个人的,一人一半就是 0万元! 罗瑞一听就晕了: 怎么回事?你父母出了60万元,我父母也出了60万元,怎么就不一样了呢?这跟婚前出还是婚后出有什么关系呢?

法点链接:

父母为子女购房出资的,子女离婚时如何分割?

父母为子女结婚购房提供资金,是目前普遍存在的现象。一旦离婚,对于这些出资的性质如何确定?这不外乎两种情况:一是借款,二是赠与。如果当时子女向父母出具了借条,那就是借款;如果子女在当时没有出具借条,一般就视为父母对子女的赠与。问题是,这种赠与究竟是对自己子女的个人赠与还是对夫妻双方的赠与?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〉若干问题的解释(二)》第二十二条规定: 当事人结婚前,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,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自己子女的个人赠与,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双方的除外。当事人结婚后,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,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,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一方的除外。

在本案中,有意思的是婚前婚后两种情况同时存在:乔慧的父亲是在他们结婚登记前出资60万元,出资时没有表明给小两口还是只给女儿一人;而罗瑞的父母同样出资60万元,同样未明确送给罗瑞一人还是送给小两口。如果按照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〉若干问题的解释(二)》的上述规定,乔慧父亲的出资因发生在领取结婚证之前,视为是对乔慧一人的赠与,在离婚时不予分割;而罗瑞父母的出资因发生在领取结婚证之后,则应该视为是对夫妻二人的赠与,在离婚时理应分割。这就是为什么乔慧只肯补偿罗瑞 0万的原因。

但需要提醒大家特别注意的是,根据2011年8月1 日最新发布实施的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〉若干问题的解释(三)》的规定,本案的结果就会有所不同。该司法解释第七条规定: ......由双方父母出资购买的不动产,产权登记在一方子女名下的,该不动产可认定为双方按照各自父母的出资份额按份共有,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。 也就是说,本案中当房屋由乔慧和罗瑞双方父母共同出资购买时,即便只登记在他们任何一方的名下,不论该出资发生在婚前还是婚后,该房屋都可认定为双方按照各自父母的出资份额来共同享有,而本案中房屋是登记在双方名下,参照该条规定,更应该判定双方按照各自父母出资份额来共同享有。

最后,法院经过审理,认为讼争房产系双方父母共同出资,且出资金额相等,故依据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〉若干问题的解释(三)》的相关规定,判决准予罗瑞与乔慧离婚,房产归乔慧所有,由乔慧补偿罗瑞其父母出资的60万元。

案子结束后,乔国风亲自来到罗家送还了60万元,但这对磕磕绊绊的欢喜冤家还是分道扬镳了。也许有人会感慨,身为富姐的乔慧离婚速度之快令人咂舌;也许有人在评论,平民出身的罗瑞差点白白损失了 0万元的父母养老钱。但笔者想得更多的是,这场炫目的闪婚和闪离背后,是否存在着过多的经济判断?无论是乔慧强烈的优越感,还是罗瑞过度的自尊心,让他们从一开始就站在了不同的高度,他们始终忘记了这样一句话:爱情面前人人平等。

益阳白癜风诊疗医院
福州治疗阴道炎医院
三亚治疗白癜风去哪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