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尔滨体育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> 排球

直到湖水灌满我的鼻腔权衡

发布时间:2021年05月02日    点击:[1]人次

直到湖水灌满我的鼻腔,我的喉咙,我的耳朵,我的眼眶,我又不断想起当初相逢的场景,更加用力地握紧他的手,希望这一次,我们能永远在一起,能获得大家的祝福。

夕阳下,落寞的影子被逐渐拉长,我缓慢地踱在落叶堆上。走啊走啊,在一个台阶前坐了下来,看着黄昏的光影。操场上,远远的他在奔跑,一圈一圈,一会儿远一会儿近。晶莹的汗液在日光下熠熠生辉。我站起身,走过去,递给他一瓶饮料。“谢谢你”,他温柔的声音回荡在我耳中。

就这样,他跑着,我看着,日子一天天过去。我也和他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冬天很快,北方落雪如叶,南方落叶如雪。我和他追逐在这片除了银白色就显得荒芜的土地上。

“澈丹,周末有空吗?陪我逛街好吗?”那头是他温柔的声音。

确实收获了很多 “嗯,好的呀,周末在商场门口见吧。”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应着他。

周末,街上人来人往,人潮之中我认出了他等待我的轮廓。

“嘿,我来了!”

“那我们走吧,先去逛运动服装店。”

“不要不要嘛,我要先去那家饰品店。”我撒娇跟他说

他拗不过我,只得和我先去饰品店。我很快地挑好了耳钉,问他,“好看吗?”

“好看,你戴哪个耳环都好看。”

我没有理会店员诧异的眼神。我顺其自然地,挽着他的胳臂在众目睽睽下走出了商场。

12月24日,圣诞节前夜,我打叫他出来吃饭,在一家叫做葡萄树的西餐店。现在想想,葡萄树的名字很有诗情画意,爱情就像田地里木架上的葡萄树,经不起人们的烦扰,只有静静地,它才能成长。

那天我给他带了一件礼物——亲手为他织的米白色围巾,在那个大雪纷飞的夜晚,他带上了那条米白色的围巾。

吃完饭,我们顺其自然地在马路上闲溜,我挽着他的胳臂,仰头看着光影中的他,头发有些凌乱,像是风中摇曳葡萄枝嫩叶。在路灯下,一个无人打扰的角落,他唰的停了下来,沉默了很久,将我按在墙上,亲吻着我的唇。

“我爱你。”

“我也爱你。”

那一刻,全世界都为之沉默,枯叶显得生机勃勃。

我们在一起做了所有情侣应该做的事:看电影,逛街,约会,吃饭, 在床上……

而我不知道,在他家里,他的母亲责问他:“你都那么大了,为什么不找个女朋友?”

他低头沉默不语,最后说了一句:“我已经有了,下周带来咱们家。”

第二天,他告诉了我他家发生的事。我咬着嘴唇,低头沉默不语。他说:“你下星期跟我去我们家吧。”我答应了他。

“妈,这是我的好朋友,澈丹。”他介绍说。

那时冰雪已经消融了,他的头发也剪短了。

“澈丹是吧?坐,坐,在我们家随意啊。”他的母亲笑呵呵地说,“我先和我儿子给你泡茶。”

炉火噼噼啪啪地响,我不知道,在里屋,他的母亲训斥他,“你不是说好给我带来儿媳妇吗?为什么只带了个朋友来?”

“妈,他就是我的……对象”

“什么?儿子你再说一遍,他是你的什么人?”

“我的……男朋友。”

“作孽啊!我们家可就你一个儿子,你今天立马和他分手!我们家不欢迎他!”

他从里屋走了出来,眼圈是红的,拉着我离开他的家。

不用说,我知道发生了什么,我低头沉默,和他一起走在路上,两人并排走着,很远很远。

“我们分手吧。”

我听到这句话,我没哭,只是点点头。

三个月后,我又去找到了他。“你知道吗?这三个月,每天对我来说都是煎熬,你不在了,我还有谁呢?每天天亮了,我会想起你;每天天黑了,我会想起你。这三个月,我想了很久很久,我们的爱情注定不会被祝福。你愿意吗?愿意和我永远在一起吗?

他红着眼睛,“我愿意。“

我们走到湖边,相拥着沉了下去,像一朵盛开的白莲花。

共 1 86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这是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,但两个人用了一个 他 ,我不清楚是一男一女,还是俩男人在 恋爱?可字里行间都有女人的影子。也许这是作者的疏忽,但这一疏忽,却是致命的。本应退稿,又不忍心,但愿作者以后引以为戒,认真对待自己的作品,不要出现低级错误。 【微编 王老大】

1楼文友: 10:58:21 微型小说栏欢迎您,期盼您的新作!

2楼文友: 16:58:04 异性是爱情加繁衍后代,同性才是纯爱情,感觉萌哒哒! 烈日的微笑,暗夜的歌哭。

拉萨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
南宁男科治疗费用
天津白癜风医院地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