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尔滨体育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> 排球

登上家乡西和的五台山容易

发布时间:2021年05月02日    点击:[0]人次

登上家乡西和的五台山,真叫我吃了一惊:时隔一月,杨槐花竟开得漫山遍野了!看那山梁上,山谷里,一溜溜,一片片,白森森,银灿灿的。那景色真亚赛过丹青手笔下的画面了。嗅着浓烈的槐花香,我一步步走进林来,满坡的槐树,密密麻麻。枝与枝,树与树之间挽起了绿色的手臂,树杈上一嘟噜一嘟噜的槐花垂挂下来,显得那般富丽,那样繁荣。站在树下,似乎用嘴唇可以品出那味道儿来,时间长了,我真怕会把人醉倒。

抬腿动脚,我爬上槐林边沿的高坎上,舒目四望,面前是一个巨大的花海,风过处,眼底滚过道道浪涛,给巍峨的山峰频添几分秀色,那阵阵花言叶语如梦魂深处飘来的音乐,神奇地注入我的心田。

“远望朵朵云,近看片片林,荒山披上翠玉带,荒岭顶上绿纱巾。走林海,总是春,爱林海,树树亲。摘片树叶吻一吻,甘甜的露水沾满唇……”槐林深处飘来一阵甜美的歌声,我不觉喜上眉梢;想不到槐树林里还有一位花痴呢!寻声觅去,在不远处一株大树下,斜搭着一顶被雨水漂白了的小帐蓬,一位穿红衫的少女正往绳子上晾衣服、晾着唱着,歌声悦耳动听,一声声直往人心窝里钻。我正待喝彩,忽听旁边有人说:“客人到了,欢迎,欢迎!”待我侧目细看,不禁使人哑然失笑,原来在帐蓬旁边还有一溜蜂箱,箱前有一老者正直起腰朝我打招呼。我走过去与这位老人聊了起来。“老大爷,你们是……?”“哦,这片林子是我承包的,那唱歌的是我孙女,高中毕业后,干起了养蜂的行当,我们爷孙守着这片林子,放蜂护林,这叫磨刀不误砍柴工。”正说话间,那唱歌的姑娘已将一杯香喷喷的热茶送到手上,随后又递来一个小马扎。喝着香茶,我继续和这爷孙攀谈起来,从谈论中得知他们上山已四年了。四年前这里原是一个只长茅草的大山湾,自从他们搞了承包,就一直住在山上,垦荒造林,已植活了上万株树木。浇水,挑干了山中潭;松土,磨细了铁镐把。四度春秋,才有了今天这片茂林。听着老人的话,我不禁感动起来,细细打量这爷孙俩;老者,满头银发,核桃般的皱纹堆满脸颊,但精神很好,身板十分硬朗,走路步伐稳健,言谈举止中还有一股不服老的神气。孙女:面若桃花,活脱脱一枝出水芙蓉,让人一看便知是典型的村姑形象。如果说,我刚才是被伟大的自然力所折服了的话,而此刻我却为这些终年忙碌在荒山野洼挖坑、植树、造林的劳动者而感动,是呵,他们才是真正称得上神奇的“造物主”啊!

告别了爷孙俩,我慢慢下山了,强劲的山风鼓起我思想的羽翼,一种奇异的感觉从我心中泛起,如果这里没有常年甘于献身的人,如果这里寸草不长、生灵匿迹,将会是一番什么景色呢?此刻这极富于诗情和美感的画境,除归功于自然力之外,无疑还应归功于勤劳勇敢的山区人民。

“小苗多青翠,十年树成林,前辈为后人造福,我们就是栽树人。愿林海,代代春,恋林海,情不尽,让那种子八方撒,祖国遍地树成荫,花草芳香浸透我,青山绿水拴住我的心……”听,身后又一曲“林海恋歌”在山湾里颤悠悠地响了,那声调里充满了护林人的欢乐和自豪……

对我自己最大的挑战是怎样带动队友 呵,此处的槐花真醉人啊!

共 1214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槐花香,景色美,热情好客的养蜂人,山山水水,一草一木,在作者笔下顷刻生动起来。欣赏佳作。【:至简】

1楼文友: 20:44:05 问好,期盼新作!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

自贡白癜风医院
济南市白癜风医院
合肥白癜风治疗医院